容月扬起小脸,睁大了一双水润无辜的眼睛,双颊微微鼓起,咬着唇磨磨蹭蹭的道:“我就是有点震撼,难道听到你说真心话,好像是……第一次?”

   所以她,稍微震惊了那么一小下。

   慕珩松了一口气,伸手用力在容月脑袋上弹了一记,“我方才多担心你知道么?若是你因昨晚受伤,我会……”

   容月迫不及待的凑上去问他,“你会怎样你会怎样?”

   感觉现在的九千岁,好暖,好暖,好暖啊!

   慕珩定定的看着她,报复似的捏着她的脸颊,一脸坏笑,“我会亲自治疗你!”

   “啊?”容月垂下眼睑耷拉着耳朵,这个答案一点也不煽情,完全不是她想要的吗!

   按照套路来看,不是应该说,我会责怪死自己,我会伤心难过,我会心疼的吗!

   为什么九千岁一点也不按套路来啊!

   害得她扑通了半天的小心肝,啪叽就跌回胸腔里去了,一点惊喜感都没有!

   又是一个差评!

   “怎么,嫌本督亲自动手还不够?”

   少女慵懒唯美闺房

   容月跪坐在床上画圈圈,撇嘴道:“亲自动手?哼!还不是非礼我,占我便宜!给我疗伤,好处都让你占尽了!”

   小狐狸的爪子在抠着棉被一圈圈的转,慕珩看着大红的牡丹花锦被被容月揪的变形,心下无端变得柔软,说她是只小狐狸,有时候还真柔软的像狐狸崽子,需要被人呵护,忍不住就想让人多疼爱她一些。

   如此可爱,如此柔软。

   “我猜,你想听我说,你若是伤了,我会自责难受愧疚一辈子的,对吗?”挑起容月的下颌,慕珩突然逼近她的脸,唇几乎要碰到一起。

   慕珩突如其来的触碰,带着他呼吸之间湿热的气息,喷洒在容月脸上,像一阵带着情-欲的风,席卷了容月全身,那一瞬间的触碰,便足以让人弥足深陷,不可自拔。

   “你会么?”

   容月神情之中的期待看进慕珩眼中,他此刻,怎一个心动了得!

   毫无意外的吻上她的唇,樱花般诱人的颜色,味道如想象中那么美好,她身上带着一股特殊的香气,少女般的香甜味道,让人百尝不厌。

   方才只想蛊惑容月,不曾想自己却反中了招。

   “容月,你就是毒药。”

   慕珩低沉喑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随后容月就感觉到唇被人封住,口中的香甜被人霸道的掠夺,那人似乎要尝尽她所有的美好,一直逼着她,与他放纵的肆意纠缠,得不到她的回应,他誓不罢休!

   勉强的射出舌头稍微回应了一下,得到的就是如狂风暴雨般的肆虐。

   这一吻,直到容月浑身无力,才堪堪结束。

   她被人放在床上,身上的人将脸颊埋在她颈窝里,湿热的吐息深深的包裹着她,让她仿佛置身温泉,暖意突然袭遍全身。

   “慕珩……嗯!”

   她刚刚一动,那人就张口在她颈脖上用力咬了一口,疼的容月皱眉斥他,“属狗的呀!”

   慕珩修长如玉的手指抚摸着容月脖子上那一点暧昧的痕迹,露出邪魅惑人的一笑。

   妈呀,九千岁妖娆的,小心肝都跟着颤了啊!小辣椒成视频人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