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啊?大白天的跑我家来哭什么丧?当老娘是死的吗?找死都找到我们白家大门口来了啊!”

听着孟氏熟悉的语气和声音,白雪心里只是一阵冷笑,但还是一边哭一边大喊道:“奶啊,孙女知道小姑姑受了委屈,所,所以,特意来看看小姑姑。”

一听是白雪的声音,就连白花瓣都愣住顾不上哭了,只是不解的和孟氏对视着。

“你个不要脸的小贱人回来干啥?你早就不是我们白家人了,少在这儿脏了我们白……”孟氏叫骂着出了屋子,可话音却在她看清外面情况的时候陡然停住了。

自家院子外面是在什么时候站了那么多的人的?一个个的都伸长了脑袋看热闹,这是要看他们白家的热闹啊!

孟氏在家里虽说是非常不讲理,可面子还是会顾及一些。

只是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孟氏的为人,所谓的顾及面子,也不过是孟氏的一厢情愿罢了。

原本赶人的话被生生的咽回肚子里,孟氏别提有多难受了,可偏偏又不能再继续,只能是冷着脸问道:“你这丫头回来干啥?”

“奶,孙女听闻小姑姑受了委屈,心里心疼得不行,一时气不过,便做主为小姑姑报仇。奶,这次是我娘不对了,作为她的女儿,孙女想替娘求求情,只希望您和小姑姑能原谅娘。如今我嫁人在外,不方便回来,也帮不上娘做什么家事,只能是以这种绵薄的力量来为娘亲尽点孝心了。”

这些话可是白雪刚刚在来的路上,看到有那么多村民跟着看热闹之后,反复想好的。

既然这个世道是以孝闻名,那么自己就先把孝给展现出来,这样就算等会儿再有人拿这个说事,自己也不用怕他。

果然,一听这话,还不等孟氏有什么反应,其他村民皆是纷纷点头,称赞白雪是个孝顺的,只不过也有人听出了其他的问题。

粉红小公主子滢性感私房照

“白家这雪丫头啥时候嫁人了?咋没听说呢?”

“是啊,这事还真没听说。这几天没见着雪丫头露面,我还以为这孩子起早贪黑的在山上捡柴呢!”

“才不可能是捡柴,这两天我家娃子们也都上山捡柴,根本没听他们说见到过这雪丫头。”

“哎呦呦,嫁人这么大的事,咋也不通知咱们一声哦!”

“咋的,通知你了你还想来随份礼啊?”

……

外面的村民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你一句他一句的,好不热闹。

白雪有的能听见,有的听不见,不过对她来说,听不得听见都没关系,只要孟氏能听见就可以了。

孟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简直比刚刚冲出来的时候还要难看。

如果再照着这么下去,怕是自己的计划要受损。

想到这里,白雪赶忙开口又说道:“奶奶,娘是我长辈,我不能出手,可白云是我弟弟,打他却是正常。如今娘既然把小姑姑打了,那我便打了白云,只希望小姑姑可以消消气,奶奶也能消消对娘生的气。”

一听白云挨打了,孟氏一挑眉,刚想开口骂白雪,谁知白花瓣却从她身后走了出来。

说起来白花瓣倒是长得不难看,很清秀个小丫头,可就是因为太宠惯她如今才十三岁的她,居然就已经开始描眉擦粉了。

平日里看着虽说有些奇怪,却也还好,但如今经过了一场大哭的她,此时的脸上宛若调色盘一般,脸上的胭脂水粉和着眼泪一起,在脸上形成了一块一块似的粉红色泥球。

而原本画得黑粗黑粗的眉毛,这会儿已经变成了半截,至于没的那半截,则是变成了一条黑道子,从眉毛中间,一根冲向太阳穴,一根变成了冲天眉,那叫一个惨不忍睹。

乍一见白花瓣这样,白雪也是一挑眉,差点没笑场,好在她借着跪着的动作,在自己的腿上掐了一下,虽说没疼得龇牙咧嘴,可却足以让她忍住笑意。

“白雪,你才是最孝顺的!干得好!”白花瓣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夸着白雪。

虽说白花瓣很任性,但到底还有些小聪明在,加上刚刚她娘又给她说了好些道理,此时她也彻底明白了自己根本拿刘氏没办法。

可这口恶气不出,白花瓣又心里憋屈,没想到白雪居然在这个时候送来了被打的白云。

只是可怜的白云到现在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就跟一头死猪一般。

听到白花瓣这么说,孟氏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

刚刚她可是苦口婆心的安抚自己的宝贝闺女,可她就是一个劲儿的哭,说什么都不肯原谅刘氏。

但现在听这话,似乎有转机啊!

孟氏虽说是个当婆婆的,可她也明白,她不能把刘氏逼狠了,那女人太有心眼儿,若是把她逼急了,指不定回头要怎么整事。

如此一来,白雪打了大孙子的火气,就这么慢慢的平息下来了。

“行了,难得回来一次,进屋说话吧!”孟氏摆摆手,显得有些不耐烦,转身拉住白花瓣的手,软声细语的哄道:“花瓣儿啊,咱们进屋吧!洗洗脸,重新上妆。咱们可是书香门第,这言表啊,可得多加注意才行。”

已经从地上站起来的白雪在听了那一句“书香门第”之后,差点没一个趔趄再次跪在地上。

这孟氏还真不是一般的极品,不过就是家里出了个秀才,居然就让她说成是书香门第了。

要是照这么说的话,白家若是出了个当官的,那她岂不是就能说成是“肱骨大臣之家”了?

不过这和自己没有一文钱的关系,别说是肱骨大臣了,就算有一天白家成为皇亲国戚,白雪也没打算过来沾他们半丝的光。

起身走向正屋,白雪却只是站在门口没进去。

这会儿孟氏正打水让白花瓣洗脸,自己要是这会儿进去了,少不了又得干活,索性站在屋檐底下看着屋里的那对母女忙活。

等着白花瓣洗得差不多了,白雪又赶忙退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有些苏醒迹象的白云,白雪的嘴角陡然露出一抹笑。

这白云可是真沉啊!自己连拉带拽的,总算是赶在了孟氏出门倒水之前把白云拽到了正房门口的台阶前。

“啊!”伴随着白云的一声惨叫,孟氏差点没把手里的木盆给扔出去。

【作者题外话】:补上了嗷!对不起啊!昨天朋友的店开张,过去帮忙,结果,忙迷糊了。呜呜,下次一定多多注意。青蛙云之类的app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