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诺还没有睡醒,我不想打扰到她,想着等她醒来再回家吧,抱着她坐在医院楼前的长椅上,看着五月的阳光,通过树叶斑驳的照在我们的身上。

   同样是五月的阳关,刚才在来的路上,感觉有种炙烤的热度,而现在,在我们坐在长椅上休息的时候,又感觉到很温暖。

   并不是太阳的温度变化多少,而是我自己的心境不一样了,同样的事情,你用不同的心态去看,就会看到不一样的结果。

   刚才的事情,其实我心里还是很介意的,按照我潜意识的看法,我觉得许光北有空陪姗姗出去玩,却没有空来送小诺来医院,这是多么不可原谅的事情啊,他所有的感情跟精力现在都在姗姗身上了吧,我跟小诺的死活,是不是已经与他无关了?这样想着,真的感觉很伤人。

   但是换一种想法呢,或许许光北真的就是因为没有听清楚我的话,不知道小诺受伤了,所以才跟姗姗一起出去玩,没来接我们。

   同样的事,不同的看法,就产生了不同的效果,是顺从自己的内心呢,还是顺从自己的理智呢?这是个问题。

   就在我纠结着想事情的时候,许光北的电话来了,他问我:“你们刚才不就要回家了么,怎么现在还没有到家呢?”

   看来是真的没有听到我说的事情吧,我也不想追究了,懒得再去思考了,就顺从的听取第二种心态看法吧。

   我说:“小诺在运动会上……”我这还没解释完呢,又听见那边姗姗又在喊:“爸爸,这是是怎么弄的,我怎么打不开啊,你给我打开一下好不好?”

   许光北马上答应着,电话里窸窸窣窣的,估计是拿着电话,不知道给姗姗弄什么去了。

   我突然就觉得没意思,不想再说什么话了,把电话挂了,然后直接关机。

   小诺醒来之后,我带她打车回家,这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左右了,我回家之后,发现许光北跟姗姗竟然都还没有吃饭,饭菜都摆在桌子上,他俩在桌前等着我们。

   背带裙的俏皮姑娘是不是你的菜

   许光北看见我抱着小诺走进来,马上上前接过去,小诺表示自己完全可以下来走的,许光北只好把她放下来。

   然后又让保姆去热菜了,我什么都没说,感觉到很累,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然后出来的时候,保姆已经把菜热好了。

   感觉今天的做的菜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我因为没有心情,也没有多问,倒是许光北说了句:“小诺受伤了,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打你电话也不接,我只好给袁小圆打电话了,才知道小诺在运动会上受伤的事。”

   小诺听见提起这个事,还挺不好意思的,跟许光北说:“爸爸,虽然我一不小心摔倒了,我还是第一名哦。”

   许光北摸摸她的头,亲了亲,告诉小诺:“我的女儿就是最棒的,你做的很好,小诺,爸爸很骄傲。”

   小诺于是就很开心了,吃饭的动作瞬间也豪爽很多,完全不受胳膊上的伤的影响。

   小孩子就是这样简单,她们会为大人不经意的一句话,就能很开心了,不会去想很多事情,小诺不会去想,为什么以前爸爸都会观看她的比赛,而今天不去了,也不会去想,为什么她受伤了,只有妈妈送她去医院,为什么我们必须打车去,打车回来,她想的,记住的都是开心的事情。

   吃过午饭之后,小诺还想去观看下午的运动会,被我制止了,她不太高兴,但是我答应她,下午可以允许她去附近的公园玩一会儿,她于是又很开心。

   因为是周末,我们都不用去公司了,我下午也没有什么事,就在书房里看书,许光北在电脑前处理了一会文件,豆奶app成年人抖破解版然后走到我前面,一把我把正在看的书抽走了,他说:“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中午生气了,有什么气你就说出来,总是这样闷闷的自己生气,对身体不好。”

   我抬头看他:“我什么都不说,你就什么都明白,什么都知道,那我还要说什么呢?”

   他叹了口气,在我身边坐下:“上午我跟姗姗去了郊区的农家乐,当时人很多,我真的没有听见在电话里说的什么,只听见你让我去接你们,而且当时我根本就走不开,我跟姗姗还专门摘了很多你跟小诺都喜欢吃的菜,准备赶紧回来给你们做菜的,我虽然没有去看小诺的比赛,但是我知道那是她的强项,她肯定是会表现的很棒的。今天真的是辛苦你了,只是以后有什么事,你跟我发火也好,生气的话骂我打我都可以,就是不要再关机让我找不到你好不好?

   你不知道,在你回家之前,我一家医院一家医院的打了多少电话,让司机挨个去找了。”

   我抬头看她,他就坐在我旁边看着我,眼睛里千真万确的真情实意,我丝毫不怀疑他说的话。

   我想了想开口道:“光北,你不用跟我道歉,我们俩之间,不说这些,我也没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结婚的时候,我们就说过要风雨同舟,我虽然没有你富有,但是我有跟你同甘共苦的决心,我不害怕跟你一起面对一切困难。

   但是,我们现在有了小诺,我除了跟你风雨同舟,还要保护好小诺,她受一点点的伤害,我就会疼的撕心裂肺。

   今天我背着她走在太阳地下,看着你跟姗姗在车里,笑的那么开心,我其实心里并没有多大的波澜,但是一想到小诺,我就很害怕,我害怕她看着那个场景,她是个那么简单的孩子,她不介意你不去看她比赛,她也不介意自己摔倒受伤,你只是夸了她一句,她就开心成那个样子,她是那么在乎你,在乎你的看法,我害怕她会因为看到你们在车里欢笑的样子,自己的心里有了复杂愁绪。”

   许光北看着我,半天没有说话,双手撑着下巴,想了好一会儿,自言自语似得说道:“我从来没有做过比较,在我心里,我感觉自己对小诺跟姗姗是一样的,她们在我心里是同样重要的。”

   我摇摇头,说道“不,光北,不是这样的,你不想承认自己是偏向姗姗的,你自己也说服自己是同样对待两个孩子的,但是你的行为不是这样表现的,因为有了愧疚跟同情,你不自觉的就是向着姗姗的,小诺跟姗姗闹矛盾的时候,因为小诺脾气倔,不服软,而姗姗在你面前很容易就服软,所以你就觉得小诺是个皮实孩子,所以更在意怎么安慰姗姗,你没有注意到,你对姗姗温柔软语时,小诺眼中的羡慕,我看着都很心疼。”

   我之前一直想找机会跟许光北说说这些事,总觉得要找个由头,铿锵有力的说给他听,警醒他,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今天竟然就这样很自然的说出来了,在我很累的时候,很平静的说出来了。

   说出来能怎么样呢,许光北会怎么样去看待呢,我没有把握,我只是说了一点点,我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告诉他,一时竟然心酸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了。

   听完我说的这些,许光北沉默了很久很久,然后抬起头看着我,说道:“小杉,你的意思是说,我说服我自己,感觉我对两个孩子是公平的,但是因为我心里有愧疚,所以其实对姗姗更好,从而冷落了小诺。

   其实,小杉,你不觉得这是你其实你的心结么,我自己怎么反省,也不觉得自己对两个孩子的心有什么不一样,小杉,我知道我说这话,你可能会生气,我觉得其实有偏见的其实一直是你,你虽然说服自己接受了姗姗,但是你的内心其实还是排斥的。

   所以你才会觉得怎么看姗姗都不满意,才会觉得我对姗姗稍微好一点,都是对小诺的不公平,这其实就在潜意识里反应了,你觉得姗姗的到来,是夺走了我对小诺的父爱。

   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小杉,我还是以前的我,并没有变,只是以前爱着一个孩子,现在爱着两个孩子而已。”

   不得不说,我差点就要被许光北给说服了,我并不是个很有主见的人,而许光北正是特别有主见,并且对自己的主见很自信的那一类人,所以在家里我大多数都会听他的。

   而且他做的决定大多数都是正确的,可是,这次不一样了,这次真的不一样,虽然我也很佩服许光北,他说服别人的能力特别强。

   本来是他不对的事情,在他的说辞之下,确成了我做的不对,这样颠倒黑白的能力,确实不是我能比的。

   我真是太傻了,竟然想要这样简单的就说服许光北相信我的观点,仔细想来,我们结婚这几年,我们俩有什么问题有什么观点有分歧的时候,他有几次是顺从了我呢,当然,在面上他都是很顺从我的。

   因为他从来不会跟我针锋相对,他总是安慰我,让我觉得他很大度,自己有点意气用事,然后很耐心的用他强有力的说辞说服我,让我不自觉就跟着他的思路走了。

   任何人的成功都是有理由的,许光北虽然有很厚实的背景,但是现在富二代官二代比比皆是,又有几个能真正出人头地的,许光北能坐到今天的位置,并且能坐稳,凭借的不仅仅是他的背景跟勤奋,还有他极高的智商跟情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