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洛倾歌肩上趴着的小狐狸,和躲在岳思棋耳后的七彩灵蝶,忽然同时动了,小狐狸悄悄从洛倾歌肩上跃下,而那被岳思棋称为小蝶的七彩灵蝶也悄悄的从岳思棋而后飞了出来,那缩小身形后还不到巴掌大的小蝴蝶,就这么轻轻的落在了墨白的头顶。

她那色彩斑斓的身形就宛如一朵绚丽的花一般,点缀在了小狐狸雪白的毛发上。

…….

闵宗元正眯着眼睛,背靠着一张软椅坐着,手边甚至还放着一盏香茗。

没错,如今闵宗元正坐在水晶宫海水池旁的贵宾席上,贵宾席的座位被冥家小辈们布置的很是舒适。而这会儿,笼罩着海水池的那座离魂聚元大阵早就已经悄然消失,开启这阵法的耗费很大,若是一直维持着阵法的开启,闵宗元这一身灵力恐怕早就被榨光了。

这些年来,他也只是在碰到了四阶以上修为的妖兽时,才会启动这离魂聚元阵,用以吸取那些妖兽的魂力修炼!

如今那两个小女娃不在阵法之中,他便不再分神操控这的离魂聚元阵了。离魂聚元阵不再催动,闵宗元自然不会惧怕自己被阵法所影响。此刻,他正申请舒缓的靠坐在软椅上,手上捧着一盏灵茶,边品着灵茶,边以神识悄然窥视着洛倾歌、岳思棋一行的动作。

当看到洛倾歌和岳思棋这两个女修正如他所想一般,朝着水晶宫的正门走去时,他嘴角不由得挂起一抹冷笑。

水晶宫内布下的大阵正是他先前所得到的邪修传承中那两套极具凶名的阵盘之一,更甚者,在闵宗元心中,这套阵盘的作用甚至还要远远大于那被他布置在水晶宫中心的离魂聚元阵。

事实上洛倾歌猜的不错,闵宗元本是菩提宗佛修,又哪里会布什么阵法,更何况是这种自上古便流传下来的邪道大阵。

这笼罩着整座水晶宫的大阵名为锁魂阵,据说是一位上古时期的正道修士所创,但真正让这座阵法闻名于天下的却并非那位上古正道修士,而是邪修!

当年菩提宗名声太盛,又加之当时那段时期菩提宗斩妖除魔的风头太过,虽说得了许多各界信众,但到底是招来了邪修的怨恨。最终,各界邪修齐聚佛光界,誓要铲除菩提宗…..

美女苏言很爱做梦

虽说邪修这边仅仅聚集了不到千人,但就是这大几百人的威力并不弱于一个强大的宗门,更甚者,这些邪修的手段还要比正道修士更加难以提防。他们出手不计后果,不及手段,这样的人最是防不胜防的。

但真正让菩提宗元气大伤的还并非是这近千名邪修,而是之后出现的锁魂大阵……

这明明是出自于正道修士之手的强大阵法,却在邪修手中大放光彩。

也不知那些邪修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埋伏的,竟然将整座锁魂大阵布置在了菩提宗弟子当时驻扎的寺庙外。主持阵法之人潜入寺中,将阵法开启,也将自己与近万名菩提宗弟子一同困在了阵法之中。

那大阵邪门的紧,只要主持阵法之人不亲手将阵法关闭,锁魂真内便没有一丝生灵能够逃出,哪怕是一只蚊子。

也不知当初那位大能是如何研究出这种阵法的,无论是术法攻击,还是肉体以力量攻击,都对这锁魂大阵毫无作用。而若是使用神识触及这锁魂阵法的屏障,那就更是糟了。

这阵法针对神识布置了威力极强的杀阵,若修士的神识触及到阵法的屏障,轻则神识受伤,重则神魂泯灭…….

就是这变态的锁魂阵,在当时邪修与菩提宗大战之时,困住了菩提宗派出的万名弟子,其中甚至有着几位合体期佛修也被困在了阵中,无计可施。

邪修用的法子,说的难听些与闭门打狗无异。

当时随着操控阵法的邪修一同潜入寺中的还有三位邪修,这三位都是其他界域出了名的血腥嗜杀之人,且极擅于隐藏自身。在锁魂大阵开启后,接连三天,这三人共杀了菩提宗近千名弟子。

饶是活着的弟子也备受煎熬,日日生活在恐惧之中,被这种惊慌的氛围折磨的苦不堪言。

最终,这场单方面的屠杀,以菩提宗两位合体期大能同时自爆神魂结束。在两位合体期大能同时自爆神魂的情况下,那名操控着锁魂大阵的邪修终于被当场诛杀。

控制阵法的人一经陨落,锁魂阵不攻自破,但守在阵外的还有数百位邪修……

那是一场真正声势浩大的对决,死在那场佛修与邪修之战中的修士甚至超过了一万之数,其中还有菩提宗当时太上长老,一位大乘期后期的绝世强者,他拼着性命击退了那群邪修,让那些丧心病狂的邪修仓皇退出了佛光界。

更是拼着一口气,逼迫当时邪修的领头者发了心魔誓言,宣称千年内不得再来犯佛光界。

虽说在这场战役中,菩提宗是胜利的一方,但获胜的代价却是惨重的。

上万条佛宗弟子的性命,无数佛光界凡人的性命,还有佛宗众位修为高超的长老。就连那位最后以一己之力成功逼退了邪修的太上长老,在战役结束后也没能熬过一年,最终因心脉无法修复,而遗憾陨落。

那一年,佛光界血流成河,佛光界的佛修们都在界域四处奔波着,为亡灵超度…….

真正使菩提宗栽了大跟头的,说到底,还是锁魂阵。

想到锁魂阵的强悍之处,闵宗元毫不怀疑,它能够将那两名女修和她们身旁的灵兽诛杀。

只是,他轻轻合上了眼,心底有一丝愧意涌出。

他的嫡亲师祖,便是陨落在了那场战役中的一位合体期大能,也就是当初在锁魂阵内自爆神魂的两位大能之一。

而如今的他,却是背弃了师门的期望,改修了邪道。虽是被逼无奈下的决定,但终究是愧对宗门,愧对师长多年的教导之恩。

如今,他又要用这当初害得师祖性命的阵法来再造杀孽,想来,师傅若是知道,定会后悔当初带他上山,收下了他这个不肖徒儿。抖音版f2富二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