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防盗防盗!】

夜晚。??

“我依然不放心那个怪医生跟殿下待在一块儿。”火堆旁,怀亚神色古怪地盯着远处的另一个火堆,那里仅仅围坐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这是他们来到伦巴军营的第三天晚上,拉蒙声称要单独为泰尔斯复查伤势,而奇怪的是王子殿下也答应了他。

“他是王子,想怎样都行。”普提莱抽着自己的烟斗,呼出一团烟雾,让旁边的怀亚脸色一沉:“另外,放宽些心吧,拉蒙对殿下的忌惮不是装出来的。”

“而且,周围这么多埃克斯特军士值守,殿下的安全无虞,”普提莱瞥了一眼四周围或站岗或巡逻的、神色不善的埃克斯特士兵们,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埃达,缓声道:“再者,若拉蒙真的是刺客,在之前的战场上他有太多机会了……别忘了,是他为殿下施救的。”

怀亚想起战场上的事情,心里微微一动。

“说起这个……殿下到底怎么了?”年轻的侍从官担忧地道:“当时他明明连呼吸都……”

普提莱看着一脸疑窦的怀亚,微微眯眼。

“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瘦削的副使饶有兴趣地道。

“不止这一件事,”怀亚皱起眉头,一边凝重地回想,一边道出心中的疑惑:“殿下的体质很好……事实上,好得乎我的预想,无论多严重的伤损,痊愈的时间都是以天来计算的……”

率性优雅的时光

但这才更可疑不是吗?

“还有,殿下他所说的跟黑先知所学的那种异能……我不能不在意。”怀亚低下头,目光掠过自己手边的单刃剑:“毕竟,那可是秘科,殿下虽然……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跟秘科走得太近不是什么好事。”

秘科。

哼。

普提莱抬起头,神色复杂地对着空中的月亮吐出一口烟雾。

“觉得秘科是个可怕的地方?”副使没有看怀亚。

怀亚抿起嘴,点点头。

“我听过关于那儿的不少故事,有些很荒谬,有些很诡异,有些则不可理喻,”年轻的侍从官抽出剑锋,声音里充满了犹豫:“但不得不承认,王国秘科的神秘,还有黑先知的名声都让人害怕。”

“我以为,以的年纪应该没有听过太多黑先知的事迹才对,”普提莱嘿嘿一笑:“要知道,莫拉特可是掌控秘科过三十年了,我甚至怀疑,当年幼的艾迪二世加冕的时候,莫拉特就已经在秘科里做事了。”

怀亚擦拭着自己的剑,耸了耸肩:

“在终结之塔训练的时候,我听过这么一个玩笑:世界上的四大情报机关里分别生了一件事,红女巫打碎了一个茶杯,白主祭烧坏了一盏油灯,青校尉穿旧了一件袍服,黑先知睡破了一个枕套……猜猜看,哪件事的后果最严重?”

“也许还少了一件事,”普提莱抽了一口烟草,嘴角弯起弧度:“灰剑卫磨损了一把剑鞘。”

怀亚和普提莱一起轻笑起来。

“邵大师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不近人情和可怕,只是作为终结之塔的塔主,他更加沉稳持重罢了,”怀亚露出怀念的神情,点头道:“而且,他除了头胡子,没有地方是灰色的。”

“怀亚,作为一个侍从官,”玩笑过后,普提莱缓缓正色道:“关心所侍奉的王子是好事,然而……”

他目光逼人地看着怀亚·卡索:“想听个忠告吗?”

怀亚挑挑眉毛,露出洗耳恭听的表情。

“每个璨星王子都像一个单独的秘科,他们都有不少的秘密库藏,”普提莱眼神深邃地道:“仅仅关心那些应该知道的,就足够了。”

怀亚皱起眉头。

“别把生活变得太艰难,”普提莱叹了一口气:“要知道光是王子们自己的生活,就已经够艰难了。”

尤其是……他们还姓璨星。

普提莱默默地道。

心里浮现曾经的那个身影。

怀亚看着劈啪作响的火堆,神情复杂。

“普提莱大人,我还记得您那天在桦树林里说的话,”怀亚把武器翻面,默默地道:“您也曾经是侍从官?”

普提莱的烟斗不再冒烟。

副使先生吐出烟嘴,望向怀亚。

后者抬起眼,神色平淡地问他:“那么您……侍奉当年的哪位王子?”

普提莱聚焦在火堆中的眼神停顿了一刹那。

“就跟……的父亲一样。”几秒之后,他缓缓道。

“不过我的资历比较老,离开王子的身边也比较早罢了。”

怀亚直直注视着他,手上擦拭武器的动作不知不觉停了。

“是么,侍从官,”年轻的侍从官神情复杂而目光深邃:“那有家庭吗?”

普提莱转过头,深深看了怀亚一眼。

真好笑。

他默默道:星辰有名的“狡狐”,《要塞和约》的主导者与签字人,却连自己的家庭都处理不好。

但他随即眼神一黯。

自己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听着,怀亚,”副使摩挲着自己手中慢慢冷却的烟斗,语气比平时要沉重:

“基尔伯特是个称职而出色的侍从官,井井有条,一丝不苟,自始至终忠于自己的理想与目标——他有自己的原则。”

怀亚轻轻捏紧自己的剑锋。

“即使有时候,那些原则如此冷酷?”年轻的侍从官淡淡地道。

“冷酷?”普提莱轻哼一声:

“有时候,必须做出选择——无论那有多么困难。”

怀亚未及回应,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就凭空插入了他们的对话。

“晚上好,星辰的两位贵客,”黑沙大公属下的坎比达子爵,他最信任的谋臣,一身北地特有的厚实戎装远远地走来:

“希望我没有打扰们!”

坎比达笑着在眼神玩味的普提莱和脸色不佳的怀亚对面坐下。

“确实打扰我们了。”怀亚眼神不善地看着坎比达,轻轻弹过手上的剑锋,出清凉的脆响。

“很好,那说明我引起们的注意了。”坎比达毫不在意地脱下手套,烤着火:“为何不待在帐篷里?天气很冷,这里又是北地。”

“我们喜欢露天的旷野,”普提莱倒掉烟斗里的灰烬,冷漠地答道,瘦削的脸庞在火光中一闪一没:“景色秀丽,视野开阔。”

“不必担心,”坎比达轻轻一笑,看穿了他们的想法:“们正在埃克斯特,而埃克斯特人没有听帐篷角的习惯。”

他转过头,看着远处的星辰王子和他的医生:“王子在这里很安全。”

坎比达眯起眼睛:“真是位特别的王子,不是么?”

否则大公也不会给出那样的评价了。

怀亚不屑地哼了一声。

普提莱眉头一皱。

他们开始注意王子了。

大概是那孩子前几天在伦巴的帐篷里,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这可不是好迹象。

副使拉出烟袋,抓出下一把烟草,淡淡道:“看来我们是要明天出了。”

怀亚眉头一挑。

坎比达则脸色一滞,他警惕地看向普提莱:“知道了?”

“脸上写着呢,还有那些连夜来来回回的军士们……而且,”普提莱毫不在意地从火堆里捡起一支燃烧的树枝,重新点燃烟斗:“这不就是来的目的吗?”

“传达主君的意愿?”

沉默。

坎比达认认真真地盯着普提莱,似乎要把他好好重新观察一遍。

“是的,”黑沙领的子爵阁下平静地道:“我们明天出,由我率领两千人的部队,包括五百骑兵和火炙骑士图勒哈勋爵在内,护送泰尔斯殿下径直前往龙霄城,途中不会再在任何领主贵族的城堡或城镇休憩,顶多是野外宿营。”

“两千人,还有绕开城堡?为了保证不再被人寻机暗算?”普提莱轻轻笑道:“我还真为您的主君担忧……看来伦巴也是走投无路,对算计他的幕后黑手完全没有头绪呢。”

坎比达的脸色微变。

“我还以为,守信重诺,忠诚不二,是北地光荣骄傲的传统,”吞云吐雾间,普提莱轻声问道:“但看看现在的这个军营,到处都是阴谋与诡计的味道,们能完全相信的还有谁?”

坎比达的表情渐渐僵硬。

“知道这叫什么吗?”普提莱轻哼一声:“不正的梁木,也必有歪斜的影子……无论努恩王还是的主君。”

坎比达从地上抓起一把雪,轻轻捏散,看着它们从指间落下。

“别对北地的内务评头论足,帝国人,”子爵冷声道:“至少在黑沙领的土地上,意外不会再生。”

怀亚把剑收回鞘内——他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

“意外?那位魔能枪的训练官也许有不同的见解,”普提莱放下烟斗,哈哈一笑:“给个建议吧,没有头绪的子爵阁下。”

坎比达眼神一动:“知道些什么?”

“别再查那个哈代军官跟大公、领主们的联系了,们注定徒劳无功,”普提莱皱着眉试了试烟斗的温度,确定它燃烧得并不好:“不如找找他的生意下线,从黑市流出的报废魔能枪查起……”

坎比达露出疑惑:“黑市?”

“啊,轻视魔能枪的北地人,”普提莱嗤笑一声:“比起从皇国直接购买,魔能枪的训练才是最昂贵的,核芯的完好度、零部件的崭新度,与士兵操作魔能枪的熟练度恰成反比。”

坎比达露出深思的神情。

一旁的怀亚则一头雾水。

“黑沙大公的魔能枪部队很熟练,齐射时的准头也很好,”普提莱看了坎比达一眼,弹了弹烟斗的金属杆,“按照我的经验,除非伦巴大公肯裁掉他一半的骑士和重骑兵,每月拨出大量金币来支持魔能枪训练,否则三年的时间绝对练不出这样的部队。”

坎比达若有所思:“他必须要找到足够的经济来源,以大量训练来维持这样一支部队,才能在关键时刻派上用场……”

“幸好只有三年,也只有一个训练官,”普提莱添了点烟草,嘲讽道:“再过三年,那些部队大概就连‘转身,向大公所在处击’这样的命令也能一丝不苟地执行了吧?”

坎比达没有理会普提莱的讽刺,他继续一字一顿地道:“所以他必须找到黑市的门路,比如用已经报废掉、按照协议本该销毁处理的魔能枪,来换取金钱、耗损的部件、永世油,甚至贿赂前往皇国购入魔能核芯的采买官。”

普提莱耸耸肩,再次点燃烟斗:“我担保,他的黑市接头人对他的了解,可比那群大头兵们多得多。”

坎比达呼出一口气,随即追问道:“为什么不能是他背后的幕后黑手兼金主,直接给予他资金支持呢?”

“要是这样,们早就查到他跟其他势力往来的线索了,还用得着拖到现在?”普提莱不屑地道。

坎比达脸色一红——他这几天已经被这件事情搞得焦头烂额,以至于连基本的判断力都受到了影响。

怀亚皱着眉……他不太理解两人的对话。

沉默。

“普提莱勋爵,‘暗室’提供过的情报,”想通了什么的坎比达子爵缓缓开口:“我开始相信他们的话了。”

“噢?真是荣幸啊,”普提莱满脸陶醉地,深深吸了一口烟草:“暗室是怎么说我的?”

“他们只有离开宫廷之前的情报,但已经够有意思了,”坎比达的眼里露出浓厚的兴趣:

“普提莱·尼曼,宫墙内的织网之人,不动声色的谋划者。”

怀亚露出惊疑的目光,看向普提莱。

这个家伙……

“哈,”普提莱转头一笑:“红女巫的手下们真是看得起我!”

“不,我反倒觉得,”坎比达一脸深思的神色:“他们的情报该更新了。”

“宫墙里的人也许擅长察言观色,出谋划策,”坎比达子爵弯起嘴角,重新戴上手套:“但有些智慧,必须在经验和见识中沉淀。”

普提莱从鼻腔里出两个颤音,顺便喷出一道烟雾。

“顺便一句,普提莱·尼曼勋爵,星辰的前子爵阁下,”坎比达站起身来,笑容可掬:“战场上那个反向冲击的决定,既勇敢又果断。”

很好。

普提莱深深看了一眼远处的泰尔斯和拉蒙。

比起来,现在他们更喜欢我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