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象精血入腹,如吞下了一滴铁水,灼烧的苏莫体内滋滋作响。

苏莫立刻运转太古龙象诀,精血中强大的精气立刻爆开,他身金光爆射,龙象虚影再次浮现,强大的气力在他身血肉中游走。

苏莫的肉身实力在飞速增加,他血肉中的气力越来越多。

气力,平时隐藏在苏莫身血肉之中,可以增加他肉身的防御与力量,用出之后,和玄力有异曲同工之妙。

时间缓缓流逝,苏莫的肉身实力越来越强,他也一直在注意着丹田之内,以免灵漩中的玄力被肉身吸收。

约莫过了近两个时辰,苏莫身上的一切异象部消失,龙象虚影、气力、金光、部隐藏进了体内。

武王境三重!

苏莫的肉身实力,已经成功的达到了武王境三重境界。

他担心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只在肉身刚突破之时,那仅剩的两座普通灵漩有些震动,但很快便恢复如常。

“这次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苏莫面上露出了笑容,武王境三重的肉身实力,应该足以支撑他将剩下的两座灵漩融合了。

“这一次要彻底圆满!”

可爱小清新女生完美假日

苏莫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再次闭上了双眸,开始融合最后的两座普通灵漩。

这一次融合,虽然压力更为强大,但苏莫比上一次还是要轻松不少。

十几个时辰之后,苏莫便顺利的融合成功了。

而他,还剩下最后一座普通灵漩,只需要再融合最后一次,便能彻底圆满。

歇息了片刻,苏莫待自己恢复到巅峰状态之后,才开始最后的一次融合。

在苏莫的意念控制之下,那仅剩的最后一座普通灵漩缓缓的靠近了超级灵漩。

轰隆隆!

两座灵漩接触在一起的那一刹那,同时一震,而苏莫的身躯也跟着震颤了起来。

在苏莫的控制之下,普通灵漩极力的向超级灵漩之内融合。

此刻,苏莫的超级灵漩已经变得无比巨大,仿若是一个通天彻地的大漩涡,其内的玄力如同咆哮的汪洋大海,汹涌澎湃。

随着融合,超级灵漩剧烈的波动了起来,灵漩中浑厚的玄力形成了滔天大浪,恐怖的玄力波动直接向外扩散。

噗!

一瞬间,苏莫口中便喷出了一口鲜血,他再次受伤了!

“这么强大?”苏莫面露骇然之色,这一次的融合,居然比上次玄力的波动强大了数倍。

“给我融!”

苏莫并未停止,他双眸中露出坚毅之色,极力的控制着灵漩融合。

苏莫将体内所有的气力部调动了起来,守护着丹田和身经脉。

丹田和经脉是较为脆弱的地方,也是武者最重要的地方,他首先便要将这两处地方守护稳妥。

随着灵漩缓缓相融,超级灵漩的波动更为强烈,完不受苏莫的控制,强大的波动足以破碎苍穹,粉碎大地,恐怖至极。

咔!咔!咔!

苏莫身剧烈的颤抖了起来,身上的皮肤不时的崩开一道道伤口,滚烫的金色血液流淌而出。

眨眼之间,苏莫便化为了一个金人,仿佛是金水浇筑而成。

苏莫不为所动,咬紧牙关,极力的融合着灵漩。

现在他已经没有了退路,要么融合成功,一飞冲天,要么融合失败,身死道消。

不成功便成仁!

苏莫的面上露出了一丝疯狂之色,他没有丝毫后悔,既然选择了这条逆天之路,他就一定会一条路走到黑。

“融!”

苏莫心中怒喝,加快了融合的速度,不然的话,还没等到融合成功,他身上的血液就要流干了。

苏莫将意念催动到了极致,形成强大的挤压之力,直接将那座普通灵漩向超级灵漩内挤压!

果然,如此这般,融合的速度大大增加,但所带来的便是超级灵漩更猛烈的波动,苏莫压力再增。

噗!

口中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苏莫脸色已经苍白了起来。

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失,每一息都过的无比缓慢,每一息对苏莫来都是一种煎熬。

苏莫几乎咬碎了牙齿,死死的坚持着。

……

城主府,后院,一处花园之中。

“可恶!混蛋!”

怒骂声不绝于耳,白茵儿手中拿着一根黑色的长鞭,不停的挥舞。

咻咻咻!!

鞭影所过,一朵朵娇艳的花朵变成了齑粉,花香弥漫八方。

片刻之后,待花园中所有的花朵部消失,白茵儿才停了下来。

她胸膛起伏,美眸喷火,满脸的怒气。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天赋好点吗?实力强点吗?居然如此清高!”

白茵儿咬牙切齿,一想到苏莫那淡漠的神情,她心中的怒气就止不住的上涌。

她容颜倾城,追她的年轻才俊,多到能将扬武城围上十圈。

从来都是她对别人不屑一顾,没想到今日居然有人对她不屑一顾!

“哼!你以为本姐稀罕你吗?”白茵儿冷笑着自言自语,自视甚高的她,不允许自己低声下气,热脸帖别人的冷屁股。

少倾之后,白茵儿稍稍冷静了下来,暗暗思索着如何才能教训苏莫一番。

她爹交给她的任务,他已经不考虑了!

但是思索了片刻,她无奈的发现,跟本就没有任何方法能教训苏莫。

就算是她爹亲自出手,都不一定能打败苏莫!

这让白茵儿顿时心思挫败感,更感憋屈。

嗒!嗒!嗒!

就在此时,后方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白茵儿转头看,原来是她父亲来了。

“茵儿,你又发什么疯呢?”白城主见花园中满地狼藉,脸色不禁一沉。

“没事,爹,我就是看这些花碍眼!”白茵儿无所谓的道。

白城主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并未多问,走到白茵儿身前,脸色沉重了下来,面色如铁,仿佛有化不开的心结。

“爹,你这是怎么了?”白茵儿见此,疑惑的问道,她还从来没有见过父亲有过这么沉重的脸色。

白城主沉默了片刻,眸光直视白茵儿,沉声道“茵儿,今天宫中来人了!”

“宫中来人?有什么大事吗?”白茵儿疑惑的问道。

白城主重重的叹了口气,眉头紧皱,面色沉重的道“大帝选妃,你被要求参选了!”

“什么?”白茵儿闻言娇躯一震,脸色瞬间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