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大伟却睡不着,他长叹一声:“安安这孩子,越说越不理人,该怎么办?”

“大伟,不是我多嘴啊,安安这孩子的确难于管教,她总喜欢跟人对着干,她会不会还在恨我啊?都是我不好,我不该逼们离婚的。”秦柔柔一边说着,一边自责。

“现在说这些没什么意义了,柔柔,这婚不是逼我离的,是我跟张秀珠的缘份到尽头了,做的很好,一直很宽容,也很包容安安的不懂事。”乔大伟看着怀里风韵犹存的女人,心里还是很欢喜的,每个男人都梦想着年老时还能怀抱娇妻,在他四十二岁遇到二十五岁的秦柔柔时,他就觉的春天又来了。

秦柔柔更加温柔的靠在他的怀里,娇声表白:“老乔,真是我这一辈子的贵人,我以后一定要对更好,我会一辈子爱着的。”

乔大伟听了娇妻的表白,有些飘飘然,心里感慨良多,想到前妻,他突然觉的两个女人相比较,前妻就是他的噩梦,以前回家,不管早晚,张秀珠总是委屈中带着对他的斥骂,同床共枕睡觉,根本不可能。

“睡吧,我知道。”乔大伟声音中透着宠溺之意。

秦柔柔低着的头,脸上的笑意越发的得逞,只要紧紧抓住乔大伟的心,乔安安母女根本没半分机会再从家里拿钱了。

乔安安最近情绪很低落,对什么事情都没了兴趣,工作的事情,也暂时搁置下来,她盯着手机,害怕母亲会打电话来,害怕让她知道这件事情。

为什么有些人,能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乔安安回家的路上,挤在公交车上,目光呆滞,竟然第一次坐过了站,还是三站。

乔安安神情麻木的下了车,司机大哥好意关切:“小姐,还好吧?”

乔安安点了点头,转身便走,她不好,她想找个地方哭一场,可是……这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她没办法放声痛哭。

清纯美眉演绎新版卖火柴小女孩

她只能僵着双腿,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脑子里一直反复在想着一件事情,他们要结婚了,妈妈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啊?

她很清楚妈妈就算离婚了,心里还是爱着爸爸的,她是带着不甘的心态离婚的。

乔安安凭着两条腿,走了几公里的路,回到了小区门口,她刷卡进去。这会儿,天已经黑透了。

“乔安安。”突然,一道低沉的男声,喊住了她。

乔安安转身,看到洛北渊提着一个购物袋,站在她的身后,像是刚去了一趟超市。

“洛先生。”乔安安有气无力的打了一声招呼。

洛北渊走到她的面前,看着她脸色苍白,目光无神,整个人都布满了虚汗。

“怎么了?”洛北渊觉的她有些不对劲,看她这样子,像是受了打击似的。

“我没事,我先回去了。”乔安安无法对一个不熟的人,倾吐内心的悲伤,这样不礼貌。

洛北渊在身后沉步的跟着她,乔安安脚步虚飘的往电梯方向走去,她又累又饿,中午也没吃东西,又走了这么远的路,在电梯门口站着的时候,她只觉的脚一阵虚软,眼前发黑,站立不稳的她,伸手要去抚住东西,却在这时,一双大掌,托住了她的腰背。

“小心。”

洛北渊看着她像是快要昏倒一样,眉头一皱,直接将她往怀里搂了过来。

乔安安苍白的俏脸羞出一抹红晕,本能的推了推他。

“别动。”洛北渊看着她这副病怏子的模样,哪里还敢将她放开。

乔安安便不再动了,她的确需要有个东西靠一靠,一秒就好。

电梯直达顶层,洛北渊再一次低头去看怀里的女人时,她竟然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真的昏过去了。

“该死。”洛北渊低咒了一声,不知道该骂谁了。

最终,他还是将她打横抱起,往家门走去。

打开门后,洛北渊把购物袋一扔,抱着她进了客房,轻放在了床上。

她双目紧闭,浑身发凉,洛北渊实在不放心,只好又将她抱起,下楼,准备去医院了。

在医院里,乔安安被医生认定是休克加上贫血,挂了针。

安静的单人病房内,洛北渊脸色乌沉沉的盯着床上的女孩子。

她怎么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

乔安安睡着了一样,不醒人事。

一个多小时后,她终于有力气睁开眼睛了,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里,像是医院,一股浓浓的消毒水味道扑鼻而入。

她吓的猛的坐了起来,就看到对面椅子上坐着的男人,她浑身一颤,美眸惊愕的睁大:“洛先生,怎么在这里?”

“昏迷了,我送来的医院,手上有针,别乱动。”洛北渊见她猛的坐起来,赶紧站起,走向她,摁住她打针的那只手。

乔安安还是头晕脑涨的,可听到是他送自己来医院的,她还是感激道:“谢谢。”

“又出什么事情了?医生说可能是没吃东西,血糖过低导致休克,怎么可以这样无视自己的身体?”洛北渊很生气,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能把自己饿昏,这也是一种本事啊,别人都学不来。

乔安安被他责备,她眼泪瞬间就滑了下来。

洛北渊以为她会检讨自己的过错,可看到的是她泪如雨下的样子。

男人眸色一怔,骂几句就哭了?

这么娇气?

洛北渊只好压住心口的怒气,沉着脸色看她,见她哭的没完没了,他双手插腰,往后退了两步。

就在这个时候,主治的老医生推门进来,看到病房里的气氛不对劲,他忍不住的责怪洛北渊:“年轻人,对待女朋友,态度好一些,小心老了之后,她把推到门外去暴晒淋雨。”

洛北渊:“……”

这哪跟哪?

乔安安此刻完的沉浸在了悲伤的情绪中,她哭,不是因为洛北渊责怪她,她只是压着太多的情绪,正好这会儿管不住了。

“小姑娘,别哭了,哭多了伤身体,男朋友不听话,凉他几天就没事了,大不了,可以分手再换人嘛,男人换的快,没有悲伤只有爱,听老医生我一句,别为了爱情,折磨自己的身体了。”老医生见她哭的稀里哗啦的,以为她这是吃了爱情的苦头,这才会如此的伤心,所以,他还是想好好的劝几句的。

洛北渊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