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句话剑嫣然就收了声,一舞完毕了,几个人都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安然有些微微蹙眉,一个普普通通的现代舞被跳的这么没力量,还给她们累成了这幅模样,她们的身子究竟是亏空到了何等地步了?

看着安然蹙眉的样子,贞娘几人吓的脸都白上了几分,大气都不敢喘的站在那里,低着头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放了才好。

“怎么了?”嫣然回头就发现安然蹙眉,走了过去轻声的问。“可是跳的不好?”说完自己还顿了一下,微微的替自己和她们辩驳一下。“我也知道她们跳的不好,可是没办法啊,时间真的太赶了,她们也尽力了。”

6个人听了这话吓的一哆嗦了,生怕安然不给她们医治病了,那自己岂不是可以直接等死了吗?现在安然可是她们活着的希望了,这些日子身子如何了她们是知道的,身上都好了许多,人也有了力气了,生了这样的病,恐怕也就只有安然这里能够医治了,这是她们活着的唯一的希望了,断断没有不求的道理。

这是误会自己了?安然挑眉看了过去。“我是周扒皮还是怎样?你以为我是觉得她们跳的不好才皱眉的?”

“呃。。”嫣然语结,不知道安然何意。

这都是什么反应啊,安然抬手就戳了戳坐在身边的嫣然的额头。“你脑子呢?我又不是那样的人,你别那么想,我只是觉得一个普普通通的现代舞被她们跳的如此没有力量这也就罢了,你看看贞娘她们几个跳完了之后都累成什么样子了?你可知道你当日在台上跳的舞,可比这些要累上几分,力量上也要求的更多。你跳完之后都没有她们喘的厉害,她们的身子太缺少力量了,当当没有来看过吗?她们的身子究竟亏空了多少啊?”

这一番话听的6人齐刷刷的抬起了头,诧异又感激的看着安然,有的还无声的掉下了眼泪,虽然来这里是一场交易,可安然这般用心她们是感受的到的,而且这里的人真的很好,都知道她们生的什么病,没有一个歧视她们的,对待她们如对待寻常人一样,这是她们在病了之后得到的第一份尊总与尊严。

原来是这事啊,嫣然无奈的对着安然一笑,悠悠的解释道。“当当当然来了啊,可是你也知道啊,她们的身子真的是太不好了,尤其是秋月,秋月当日可是连站着都费劲的,你看看现在都可以跳舞了,当当是用了心的,可是病去如抽丝嘛,总要给她们时间的,我觉得她们日日喝药又日日的锻炼到了现在这样已经是非常的不错了。”

看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了,可是安然是真的着急,想了想就对嫣然说。“那这样,一会你去找毒王来,让他重新配方子,不仅仅要医治她们还要让她们更有力量,当然了,所有的前提下都是要保证她们的身体的。”

“你就不怕当当生气?”嫣然贼兮兮的挑眉问。

安然甩了个眼刀过去。“你不是也再生我的气吗?可是到了处理事情的时候不也先不气了吗?什么是主次你们分的都很清楚了,当当是不会生气的,她会理解的,这一点我还是比较有自信的。”

软萌纯妹子碎花短裙美腿大眼圆脸俏皮写真图片

这是什么样的盲目自信啊,嫣然翻了翻眼睛,不得不说安然说的话全部都命中了,自己确实还没有消气,可在正事面前,那些小情绪都不值一提了,一切都要以正事为主,当当那个丫头自然也是会理解的,人家当当在生活当中也是十分听安然的话的。

话虽如此但是安然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想了一下又说。“不然让毒王现在来?今天晚上调换方子,明天就能煎药吃了,这样还能更快一些,我想让她们快一些上台。”

“你还真是有够着急的了。”嫣然撇撇嘴,无奈的起身。“那我现在就去给你找来。”

安然一笑,果然还是嫣然最懂事了,虽然她还在生气中,但总体来说嫣然还是比较听话懂事的。

看着嫣然的样子,十三爷都忍不住调侃起安然来。“我说,你对付她们还是挺有一套的嘛,你瞧瞧你才刚刚惹哭她们多久啊,没过几个时辰这又好了,也没见你送礼物什么的啊。”

宋公子笑着插话。“教导有方。”

安然侧头挑眉看了过去,这两个鲜少同仇敌忾的来调侃自己今日也算是难得了,随即就回了句。“那是必然的啊,所以你就没有想要跟我请教的吗?你看看这哄姑娘们都不用送礼物的,难道你们两个就不想学习学习?”

“这个还是算了。”十三爷酸的摇了摇头。

宋公子不说话就是对着安然笑啊笑的,直到给安然笑到脸红转头不去看他,才罢休。

说话间可怜兮兮的毒王就被嫣然找了过来,还颇有些傲娇的样子,谁让安然给他安排个看什么破王老板的活呢,看吧,现在就需要他了吧。

二人路过大厅的时候,当归还好奇的看了一眼过去,暗自思忖毒王不是看着王老板了么,怎么来这里了,顺着二人的步伐看着他们上了楼这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左不过就是又被安然叫了去。

推开房门毒王就十分大爷的端了起来,坐下傲娇的看了安然一眼。“找我干嘛?有事吗?”

这老头可是还在生气?安然笑了一下,也不恼火,知道毒王是因为之前让他前去看护王老板的事情不高兴也就不去生气了,开始哄面前的这个老头了。“可不是有事吗,不然怎么敢劳您大驾啊?”

“哼。”毒王非常幼稚的甩了个眼刀过去,就知道有事,贞娘几个人都齐齐的站在了这里,若是说没事他才不会相信呢。“说吧,什么事。”

嫣然觉得都没眼看下去了,毒王这个傲娇的样子啊,真真是太过幼稚了,这明知故问的样子,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了,索性也就不去看他们了,对着面前的贞娘他们几个人招了招手,亲切的得了。“都坐下吧,刚刚都累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