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潮湿的地牢里,腐狊夹杂血腥的味道隔着许远便能闻得到,但凡有点儿身份的人,都不愿意进来这里,因为这与他们的身份格格不入,里面难闻的味道也让他们作呕。

可今天,却来了两个身份高贵的人,这两个人都是权倾天下,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

这座地牢是楚国皇宫最牢固的地牢,不是重刑犯,一般不会轻易关押进来,守在外面的侍卫也是楚国最精锐的,几乎五步一哨,三步一岗,将整座地牢团团围住,连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牢里,鞭子的抽打声,还在不断的响起,伴随着狱卒骂骂咧咧的声音,奇怪的是,鞭子一鞭鞭的落下去后,挨打的人没有发生任何求饶声,甚至连闷哼的声音都没有。

若是没有亲眼看到那一鞭鞭鞭子落在他的身上,把他身上的白衣染成鲜血的血衣,几乎所有人都要以为,那些鞭子根本没有抽到他的身上。

楚宇晨面若冰霜,冷峻的脸上,带着让人全身直冒寒气的冷光。

一些离他比较近的,情不自禁的匍匐下去,全身抖个不停,总感觉一个盖世魔王就站在他们面前。

楚宇晨心情不好,地牢里的人更是战战兢兢,唯恐一个不慎,惹得皇上生气。

“轰隆隆……”楚宇晨所过之处,机关层层打开,一众的侍卫纷纷跪满一地。

绕过几条昏暗的石道,很快来到风凌所在的牢房。

远远的,咒骂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

“求饶啊,再不求饶老子抽死你。”

麻花辫大眼毛衣清纯美女清新动人暖系写真图

“骨头挺硬的啊,老子倒要看看到底有多硬。”鞭子抽打的声音越来越快,挥着鞭子的人,还可以听得出来,大气直喘,想也是抽得累了。

“进来地牢的人,就没有一个可以活着出去,你最好给老子老实点儿。”

“还不求饶是吗?我抽死你,抽死你……”

楚宇晨冷眸一抬,冷冷看着四肢被千年乌精所制成的铁链扣住的风凌。

此时的风凌哪还有当初的清冷孤傲,干净爽朗,此时的他披头散发,乌黑的墨发冷汗淋漓,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他身上的白衣不知何时已经被血水给染红,纵横交错的都是各种鞭痕。他的头无力的垂下,乱糟糟的黑发挡住他那一双绝世荣华的脸。

随着每一个鞭子的挥下,风凌的身子便颤抖一下。饶是这样,风凌也没有发生任何声音。

不认识他的人,或许以为那些鞭子落在风凌身上,只不过是挠着痒痒,根本不会给他造成什么痛苦。

只有熟悉风凌的人才会发现,风凌此时正在忍受着巨大的痛楚,否则以他的倔强的性子,鞭子落下的时候,绝对不会颤身的。

楚宇晨扫了一眼旁边,那是盐水与辣椒水,不需要多看,便能知道,那些抽打他的鞭子,都淬了盐水与辣椒水。

狱卒不知道是不是抽得累了,暂停抽打,不断揉着自己的胳膊,嘟囔地念叨一句,“抽得老子的手都疼了,老子就不相信你不会求饶,靠。”

一转身,狱卒看到一身明黄龙袍的九五之尊正冷冷的站在他的面前,吓得三魂少了七魄,脚下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哆嗦道,“皇上……小的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滚下去。”楚宇晨连看都不看狱卒一眼,越过狱卒,一步步走向被铁链锁住的风凌面前,挥手,示意水凌退下。

水凌依言退下,不屑的撇了一眼连滚带爬而出的狱卒,留下楚宇晨与风凌同处一间地牢。

潮湿的地牢里,转瞬只有他们两人,画面诡异的安静。

这两人,原本都是称霸一方的霸主,也是世上最尊贵的人,如今两人,一个沦为阶下囚,身份低下,一人高高在上,居高临下的俯视。

“哒……哒……哒……”那是血水顺着风凌身上的血衣滑落下来的声音。

楚宇晨面无表情的看着无力垂头的风凌,冷声道,“杨楚若是我的女人,这辈子,她永远都是我的,哪怕死,她也是我楚宇晨的女人。”

四肢被锁的风凌忽然抬头,语气虚弱,气势却没有半分虚弱,“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呵,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玷污我的女人,你认为我想做什么?”楚宇晨怒极反笑,第一次如此厌恶一个人,甚至超越了周太后。

风凌夹杂着汗珠的睫毛颤了颤,冷漠的脸上苍白无力,尤其是嘴唇,连一丝血色都没有。

风凌无力的后仰,同是心思玲珑的人,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楚宇晨话里的意思。

这一次的楚宇晨是真的下了杀意了,不止会杀了他,可能连杨楚若也不会放过,即便他没有杀了杨楚若,打入冷宫总是免不了的,而他是绝对不可能活着出去了。

也是,别说一个九五之尊,哪怕是一个寻常的男子,也接受不了自己的妻子三翻两次的给他戴绿帽子。

“有什么冲着我来便是。”短短的一句话,风凌将所有责任都揽了过去。

“啪……”冷不防的,楚宇晨拿起一条软鞭,鞭尾一扫,扫向辣椒水,再一甩,狠狠甩向风凌的胸膛,啪的一声,巨大的鞭抽声在寂静的地牢里格外的清晰。

这一鞭子很重,重得风凌倒抽一口凉气,若不是双手双脚都被吊挂着,风凌几乎都要栽倒过去,这一鞭子,比起刚刚狱卒抽了数十上百鞭还要来得疼。

这种疼是疼入骨髓的,风凌甚至可以听得到自己骨头破碎的声音,这一鞭,怕是楚宇晨凝聚内力愤怒的一鞭吧。

伴随鞭响的,还有楚宇晨愤怒的声音,“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在我心里,你什么也不是,就算你有千百条性命,也抵消不了我的怒气。”

“啪……”又是一声重重的鞭子清晰的响了起来,伴随着骨头咔嚓碎掉的声音以及楚宇晨的怒吼。

“你以为你是楚国的皇帝,我便不敢杀你吗?我敢发兵天凤国,就敢发兵风国,风凌,我告诉你,我不止不会放过你,我还会毁了你最在乎的风国,这是你挑衅我的代价。”

风凌身子止不住的哆嗦起来,胸口那一鞭已经伤到他的骨头,如今这一鞭,又是在同一个地方,怕是那里的骨头都碎了吧。

汗珠,大滴大滴的滚落下来,风凌几欲昏死过去,只不过,他咬紧了牙关,努力承受楚宇晨的怒火。

他一点也不怀疑楚宇晨是吓他的。

楚宇晨为了她,可以发兵天凤国,可以放弃整个楚国,又怎么可能不会发兵风国。

“啪……啪……啪……”楚宇晨心里似乎隐藏着无限的怒火,一鞭接着一鞭下去,仿佛要把心中的火都给发泄出来,每落下一鞭,便让风凌到抽一口凉气。

“你敢玷污我的女人,你就得付出代价,你不是喜欢她吗?你不是想跟他在一起吗?那我便让你们阴阳两隔,我看你们还如何在一起。”

“啪……”

最后一鞭子落下,风凌支撑不住,眼前一黑,疼得昏死过去,风凌昏了,楚宇晨的气还没有消,也不知又抽了多少鞭,将疼得昏过去的风凌再次疼醒,这才勉强出了一口气。

握着鞭子的手咯吱咯吱的直作响着,手上的动作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终啪的一声,将手中的鞭子直接甩了出去,扔在地上。

“杨楚若不止是你的女人,她也是我的女人,你能为他做的,我也能为他做,楚宇晨,你以为你现在得到她的心,便永远得到了吗?人心都是会变的,就像这次,哈哈哈……就像这次,她心甘情愿,她主动与我缠绵。”

风凌身上的疼痛几乎让他生不如死,气息微弱,几乎奄奄一息,扔是倔强的瞪着楚宇晨。

如果不是当年他强了她的身子,如果不是他一开始把她当作棋子,也许,她现在喜欢的就是他。

不过那也没有关系,他可以慢慢感动她。

风凌的这句话无疑戳到楚宇晨的痛楚,想到他们两个赤身裸体,热情如火的一幕幕,心里的愤怒几欲将他淹没,这么多年来的冷静,也不知道到底跑到哪儿去了,他根本无法压制自己的心。

咔嚓……

楚宇晨猛然扣住风凌的脖子,犀利的冷眸聚拢着无限的冷意,几乎从牙缝里蹦出一句,“既然你这么想为她做点什么事,那你就先为她去死吧。”

松手,楚宇晨大声道,“来人,以后每天早上,傍晚,都从风凌身上割下一块血肉出来送给皇后娘娘补身,给朕在他的伤口上洒上盐水浸泡,在割到一千刀前,如果他死了,就从你们身上割肉赔偿。”甩袖,楚宇晨大步离去,只留下一道清冽的背影,似乎,他极是嫌恶看到风凌。

咝……

外面进来的人听到楚宇晨的这翻话,不禁吓到了。

早晚各割一块血肉?那不就是凌迟处死吗?

送给皇后娘娘补身?这……

皇后娘娘身份尊贵,如何能吃他的血肉?莫非皇上跟皇后娘娘闹了什么矛盾?

皇上怎么这么大的火气,他们进宫那么多年,从来都没看过皇上生这么大火气的。

虽然不知原因,下人们还是惶恐的领命,不敢有丝毫懈怠,就怕风凌死了,皇上拿他们出气。

楚宇晨一走,风凌再也支撑不住,身子无力的滑下,任由铁链吊着他虚弱的身子,试了几下运功调息,都无法凝聚内力,身上的各大穴道都被封住了,他的内力根本使不上来,就算使得上来,也没用了,他的伤太重太重了。

风凌止不住替杨楚若担心起来,不知道楚宇晨会如何处置杨楚若?

杨楚若要是看到他的血肉又会怎么样?

即便有满腹的担心,风凌也有心无力,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帮不了她什么,他连自身都难保了。

地牢……地牢……这座地牢想必是精心为他准备的吧,他楚宇晨可真够看得起他的。

风凌苦笑几声,昏昏沉沉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昏死了过去。

御书房里,楚宇晨下了一道命令,一条白绫,赐死皇后,而赐死的原因,圣旨并未说明,只说念在皇后替他打胜天凤国,故恩赐她再活三天。

这道圣旨一出来,不仅楚国,就连整个天下都沸腾了。

天下的人,哪个不知道楚国皇帝绝宠皇后娘娘,为了皇后娘娘,不惜空置后宫三千,为了皇后娘娘,不惜发兵数十万攻打天凤国,为了皇后娘娘,不惜放弃整个楚国。

现在……现在天凤国才刚刚拿下,皇上怎么突然就赐死皇后娘娘了?还是一点先兆都没有。

这……这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刚开始,众人还以为是谣言,可圣旨确确实实下达了,君无戏言,可况是圣旨。

一众知道皇上为了皇后,要废弃后宫三千的大臣们更是蒙圈了。

皇上到底在搞什么?

昨天晚上,皇上不是才不顾他们的反驳,执意废弃后宫三千吗?怎么现在才一个晚上,皇上就转变主意了?

难道是皇上把他们的劝谏听进去了?

那也不可能啊,皇上要是有那么好说话,那就好了,再说了,皇上也没有必要赐死皇后娘娘吧。

就在天下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楚宇晨又下了一道震惊天下的圣旨。

圣旨的意思大概是,楚国收兵养息,退出与风国,月国联手攻打西沙南国。

原本约好三国再次联手,可现在,楚皇却中途退出,还是在紧接着赐死皇后以后下达的圣旨,众人不由再次议论纷纷了。

皇上这么做,不是不守信用吗?

到时候风国会怎么想?月国又会怎么样?这可是皇上失约在先的啊。

杨家的事情早已公布了全天下,所有人都知道,害死杨家的真正幕后凶手,就是南国的野蛮人,皇上突然撤兵反悔联手攻打西沙南国,是不是因为跟皇后娘娘有关,所以皇上不准备帮皇后报仇了?

两道圣旨,已经足够震惊天下了,却没有想到,还有一道圣旨,把全天下的人,都给吓蒙了。

风国皇帝成为楚国的阶下囚,楚皇一天两刀凌迟风国,意欲夺他性命,无论是谁相劝,都无法劝动楚皇,反而被楚皇问罪。

风国多次要求放了他们的皇上,楚国不肯,风国恼怒,准备发兵楚国。

一场场的意外,发生的时间,不过只有一天,可这一天,却将天下形势都给更改了。

原本三国联手,攻打西沙南国,无论这场仗怎么打,南国都不可能战胜,消失在这片大陆只是早晚的事情,三国也会因为这次联手而建立深厚友谊。

可现在,楚国风国反目为仇,再想联手,已经是不可能了。

而单凭月国,想要打败西沙南国,也是不可能的事了。

天下形势,一触即发。

楚国内外,气氛紧张,宫里上上下下,每个人都提着一口气,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皇上,而被砍头。

连水凌每天都战战兢兢的,唯恐哪里做错,惹得主子不开心。

自从那天主子看到皇后与风凌做出那种事后,主子便再也没有去过沁香阁,每天埋首在御书房批改奏折,制定攻打风国的大计划,绝口不提皇后娘娘的事。

主子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可他能感觉得出来,主子心里很烦燥,很生气。

主子那么喜欢皇后娘娘,却亲手赐死了皇后,主子心里一定很煎熬的吧。

眼看着楚宇晨三天三夜没有休息过片刻,水凌弱弱的道,“主子,要不,先休息吧,您已经几天几夜没有好好休息过了。”反正这些政务又不着急。

楚宇晨不语,直接把水凌当成空气,继续在图纸上圈圈划划,勾出风国一处处强势与弱势,包括楚国,以及天下形势。

水凌见他没反应,只能试探道,“主子,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也是皇后娘娘活在这个世上的最后一天了。

眼前的人,只是动作一顿,很快继续涂涂写写,只是动作快了许多。

水凌鼓足勇气道,“主子,皇后娘娘身上有您以前恩赐的空白圣旨,以及龙形玉佩,只要娘娘持着这两样东西来找您的话,主子……”主子不就得放过皇后娘娘。

或者说,主子一直在等皇后娘娘来求他的吧。

☆、288

沁香阁里,杨楚若如同木偶一般怔怔地看着桌上托盘上鲜血淋淋的一块血肉,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又瞳空洞木然,她的身子动也不动,也不知道在桌前坐了多久。

细碎的秀发随着清风吹过而片片飞扬,她已经独自在沁香阁里呆了整整三天了。

三天来,楚宇晨不仅没有来看过她,甚至还亲自下了一道圣旨赐死她。

她想过很多楚宇晨赐下这条白绫的真正用意,是真的想赐死她,还是只是想吓她的?

吓她……那不是楚宇晨做事的风格。

赐死她……?也许会的吧,人在震怒的时候,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屠杀沁香阁上百人,他不也做出来了吗?

看着桌上已经干涸的一块血肉,以及静静摆放在梳妆台上的白绫,良久良久,杨楚若隐约猜到楚宇晨的用意了,只是心里不敢确定。

“咯吱……”一声,紧闭的沁香阁被打开,一个宫女打扮的人在侍卫的押解下,进了沁香阁杨楚若的寝宫。

以前沁香阁,无论白天黑夜,灯火通明,来来往往都是下人巡逻行走的身影,到处都可以看得到宫女太监侍卫们,而今的沁香阁里,冷冷清清的,除了一个个面露冷意的侍卫外,再也没有半个宫女太监。

如今来了一个宫女,在清冷的沁香阁里,绝对是异样的一道风景。

宫女进来后,寝宫的大门立即被关上,宫女扑通一声,忽然跪在杨楚若面前,哽咽道,“奴婢青儿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青儿的心是激动的。

皇上与皇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们全部都不知道,皇上那么宠爱皇后娘娘,她从来都没有想到,皇上有一天,竟然会把皇后娘娘给软禁了,还把沁香阁上上下下的人全部都给杀了。

那天……那天她奉皇后娘娘的命令,去采露珠给皇上泡茶,所以没在沁香阁,否则,只怕她也难逃毒手的吧。

到底是什么事,会让皇上生这么大的气呢?

青儿紧张的看着杨楚若,奈何杨楚若好像都没有看到青儿一般,直接将她给忽视了。

青儿往前跪了几步,直至跪到杨楚若的面前,忐忑道,“娘娘,您跟皇上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皇上那么宠爱您,怎么可能会赐死您呢,娘娘,要不,奴婢让他们通传一声,就说你想见皇上好不好?只要把误会当面说清楚,皇上肯定不会赐死您的。”

“好,你跟他们说,就说本宫想见皇上。”出乎意外的,杨楚若竟然答应了,虽然她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可她确确实实是答应了。

青儿破泣为笑,抹了一把眼泪,赶紧推开门告诉侍卫,侍卫沉吟了一下,随即前往通报。

也由不得侍卫不通报。皇上那么宠爱皇后娘娘,整个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也许他们只是闹着矛盾的呢?

而且皇上与皇后娘娘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才闹得这么僵的,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

青儿松了一口气,转身回屋,取过一件披风,帮杨楚若披上,“娘娘,夜里风大,您穿这么少,身子哪里能受得住。”

杨楚若自嘲一笑。

受不住?怎么会受不住,以前的她,哪怕是大冬天的,雪花飘飘,寒风阵阵,她也只有一件单薄的衣裳,她不也一样熬过来了吗?

“娘娘,奴婢虽然不知道您跟皇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奴婢感觉得出来,皇上这些日子以来,并不好过。皇上每天把自己关在御书房里,没日没夜的批改奏折,皇上从来都没有召见过任何妃子,皇上的心里还是有您的。”

青儿安慰着,看到杨楚若没有说话,以为她担心自己再也无法活着,忙解释道,“娘娘,您不用太过于担心了,帝师大人联合一众大臣们跪在御书房,纷纷请求皇上放了您呢,有帝师在,皇上绝对不会对您怎么样的。”

杨楚若嘴角轻吐,讽笑道,“你不懂,一旦他决定的事,无论是谁,都无法让他收回成命的。”

“娘娘……”

“青儿,你跟在本宫身边多久了?”

“回皇后娘娘的话,已经快两年了。”这两年,是她进宫以来,过得最开心的两年,娘娘也是她第一次全心全意想要伺候的主子。

“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梳妆台上有一些首饰珠宝,你收着吧,权当本宫送你的最后礼物,本宫会求皇上,让你出宫,以后你就找个好人家,把自己嫁了吧。”

青儿惶恐,赶紧跪了下来,“皇后娘娘,奴婢不要珠宝,更不要出宫,奴婢只想跟在娘娘身边,娘娘到哪儿,奴婢就到哪儿,奴婢的这条性命都是皇后娘娘改的,奴婢早就是娘娘的人了。”

“皇后……?”杨楚若透过敞开的窗子,看着皎洁的月牙,喃喃自语道,“也许,从今天过后,楚国再也没有皇后娘娘了,就算有,也不是本宫了。”

“娘娘,您在胡说些什么呢,你不是皇后,还有谁能当得上皇后,皇上那么宠爱您,他为了您,可以发兵天凤国,可以放弃整个楚国,又怎么可能废您的后位,甚至赐死您呢。”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现在一切都变了……变了……”是她对不起他在先,她无话可说,错的人是她,跟楚宇晨一点儿关系也没有,即便他想赐死她,也是理所当然的。

“皇后娘娘……”青儿有满腹的疑团无法解开,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一句,“皇上有请,皇后娘娘即刻前往凤鸾宫见圣。”

看着传报的侍卫面色冷清,态度不佳,青儿的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皇上让皇后娘娘去凤鸾宫?

为什么要去凤鸾宫?那不是帝后洞房的寝宫吗?

杨楚若深深看了一眼桌子上鲜血淋淋的血肉,伸手摸了摸怀里的东西,眼里闪过一丝坚定,起身,对着青儿最后说了一句,“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皇宫吧,再不走,只怕以后你想走,都来不及了。”

杨楚若的心说不难过是假的。

沁香阁的下人一个个都是她熟悉的人,却被她所累,被楚宇晨一一屠杀,只剩下青儿一个人。

如果那天不是她让青儿连夜去采露珠,只怕她也命丧黄泉了。

她不怪楚宇晨,她知道,楚宇晨之所以会屠杀那些人,都是想替她隐瞒跟风凌有染的真相,也是维护皇家的尊严,只可惜,那些人死得太惨了。

跨步,离开沁香阁,却在迈出殿门的时候停了下来,留恋的看了一眼熟悉而亲切的沁香阁。

她的心里有一种错觉,这一次离开了后,只怕她再也回不来了吧,即便回来,也已经物是人非。

她的第六感素来很准,可她却希望,这一次她的第六感猜错了。

已入秋天,夜里开始凉了,一步出寝宫大门后,一阵冷风迎面吹来,冻得杨楚若打了一个哆嗦,拢了拢身上的披风,无须侍卫带路,自己径自朝着凤鸾宫走去。

身后的青儿赶紧追上。

如今她一个亲人也没有了,皇后娘娘就是她的亲人,无论皇后权倾后宫,还是被打入冷宫,她都要跟着她,至死不渝。

杨楚若不知道一路的人,是不是被清扫过了,竟然连一个妃子,甚至连一个宫女也没有看到,就这么直接来到了凤鸾宫。

凤鸾宫……多么熟悉又亲切的名字,多么温暖又浪漫的地方。

当年,她与楚宇晨大婚洞房的时候,就是在凤鸾宫,那一幕幕还清晰的印在脑子里,这才过了多久,他们就走到了这一步。

杨楚若吸了吸口气,努力压下心里的紧张,推开凤鸾宫的大门,迈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进去。

一眼望去,便能看到一个身穿九爪金龙,长身玉立,背靠窗子的楚宇晨。

几天不见,他的背影看起来,还是跟以前一样好看,只是他身上的气息比起以前,冷了太多太多。

杨楚若进入,反手将寝宫的大门关了起来,视线留恋的在楚宇晨的身上多看了几眼。

“宇晨……”杨楚若弱弱的喊了一句,千言万语化为一句。

楚宇晨没有转身,状似喃喃自语道,“你还记得我们大婚是在哪一天吗?那是在八月十三,朕知道,八月十五,是你失去裳儿的日子,也是你最难过的日子,所以朕选在八月十三,就希望你那一年,能够借喜事,让自己好过一些。”

杨楚若静静地听着,楚宇晨的话平平淡淡的,但他就是感觉到莫名的难过,如同他此时的心情一般。

“就在这座寝宫里,朕发誓,朕会用生命来保护你,来宠爱你,只要你想要的,哪怕是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朕也能为你做到,你想报仇,朕陪你一起报,你想毁掉天凤国,朕陪你一起毁,只要你开心,一切都满足了。”

杨楚若眼眶一红,别过脸去,几乎没脸再见楚宇晨了。

“朕以为,朕对你一片真情,你也会用真心来对待,可是……呵……”楚宇晨忽然转过身,面带讽刺的看着沉默不语的杨楚若,脸色苍白得可怕。

------题外话------

今天有事,只能更这么多了,明天尽量万更,么么哒小可爱观众版app二维码下载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