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也很信任王亨。

   王亨任刑部右侍郎也只有两年多,期间大多时候都奉旨在外地查案,留在刑部时候少。就在这不长的两年内,他让属下人尽其才;又尽力为他们论功请赏,从不压制。再者,他才智超绝,为官行事不拘一格,众人信服他,跟着他有无穷的精力和干劲,对前程也充满希望。

   王亨道:“你们有这心就好,可别说万死。都死了,本官找谁做事?这案子还怎么查?”

   众人听了都笑起来。

   王亨又叮嘱他们小心谨慎,“一是为自己和家人着想。其二,也是谨慎的意思。无论发现什么,在未确定之前,不可露出端倪,以免打草惊蛇,招来杀身之祸。”

   众人收起笑容,肃然点头。

   安排已毕,王亨吩咐散去。

   众人出去后,又各自安排各自的手下,都忙碌起来。

   这里,王亨思量派人去帮梁心铭。

   晚间回府,他和父亲商议后,命姚褀带十几个护卫并押送一批货物去徽州,“没有书信,你只把本官这番话转告梁大人即可。去了你就不必回来了,就留在梁大人身边,和梁锦云赵九一起听命于梁大人。不可懈怠!”

   次日,姚褀便带着一队人马去了徽州。

   上午,王亨进宫,将目前的局势分析给靖康帝听了,然后请旨:说此案凶险,又牵连广泛,恐连累梁心铭,所以将自己身边的护卫派去徽州保护梁县令。他身在京城,又奉旨查案,现在请皇上派人协助并保护他。

   唯美河流自然风景中的清纯长发美女美如画

   靖康帝道:“爱卿安排甚妙。”

   于是,派了一队龙影卫给他。

   毕竟梁心铭奉旨修路,朝廷没道理还派禁军保护她,不像王亨,追查谋反大案,举足轻重。

   王亨这才满意,这算是预先在皇上那里留了案底,将来不怕别人指责他派人保护梁心铭是为了掩饰她身份了。

   王亨一系列行为,让王谏很疑惑。

   他心里有一丝道不明的意念盘旋。

   ※

   王亨心系梁心铭,她现如何呢?

   在距徽州六安府六十里的陈桥古镇,榆柳槐荫中,几条两尺来宽的小溪纵横交错,流过村镇,溪水潺潺,两岸青苔遍布、杂草丛生。快到午时,树梢炊烟袅袅,镇内鸡鸣犬吠,一派安详的江南乡村人家景象。

   镇子中间有一大户,姓陈。陈宅内外,除了榆槐等树,前院还有一棵银杏树,树干一人抱不过来。

   上房东次间内,静悄悄的,梁心铭正坐在窗下,悬腕提笔写着什么,俊颜如玉,神情十分专注。

   赵子仪站在她身后不远处,彷如雕塑。

   梁锦云则坐在廊下,瞅着银杏树发呆。

   院子门口还站着两个衙门的公差,他们就没那么严肃了,一边当值,一边说说笑笑的。

   这是梁心铭临时租借的落脚地,为了方便管理修路工程,她把衙门办公房,以及全家都带着走。这时候,她是不放心将惠娘和朝云留在潜县的。

   后院,欢喜和樱桃在厨房忙着,李惠娘和思思在屋里收拾东西,璎珞陪着朝云在廊下写字,蓝妞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到处嗅。她们是昨天才到的,蓝妞正熟悉新居呢。

   前面,梁心铭写了一阵,刚搁下笔,从头细细瞧了一番,就听身后赵子仪道:“大人,歇会吧。”

   梁心铭回头一笑,道:“好。”

   赵子仪触及她笑吟吟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地转过脸去,饶过屏风,走到后窗口,冲后院叫道:“璎珞,叫欢喜给大人送些茶点来。”璎珞忙答应了。

   赵子仪又走回来,劝道:“大人出去转转吧。”

   他原是梁心铭的下属,只需听命于梁心铭,并保护她周全即可。现在,上官变成了女人,他面对她时,怎还能像以前一样呢?当然,听命行事还是一样,就是保护要比从前更加精细、谨慎了,更像呵护。

   像他这样豪爽男儿,对陌生女人也会谦让,见她们有困难也会帮助,更别说对梁心铭了——她不仅是他的上官、好友,还是王亨的妻子,他能不呵护周全她吗?

   比如,他陪着她在外奔波,忍不住怜惜她辛苦,总是劝她早早回去,把事情交给下面人去做。出门更是背许多的东西,唯恐她饿了渴了,临时找不到吃喝的东西;冷了热了,没有衣服可添加;连药也要准备许多,怕她生病。当然,这些并不用他提醒,惠娘和樱桃她们会主动整理一个大包袱给他。他只要随时提醒大人吃喝和添减衣裳就行。

   若梁心铭像刚才这样伏案工作时间长了,赵子仪也会提醒她休息,茄子视频app在线下载地址是担心她伤才好,不宜久坐。

   总之,他对梁心铭是呵护备至。

   又因为男女有别,这呵护又不好太过细致,真是轻不得重不得、远不得近不得。其中复杂的滋味,赵子仪这爽朗的男子也理不顺了。好在王亨把梁锦云留下来,不用他单独一个经常面对梁心铭,要方便许多。

   梁心铭也看出赵子仪偶尔不自在,心想等时间久了就习惯了,毕竟女子科举入仕,实在是太惊世骇俗了。

   她整理好文案,起身走出去,才出厅堂,就听一声“爹爹”,软软的声音听得她心头也一软——乖女儿来了!

   朝云眉眼黑亮,穿着石榴红的纱衣,就像天上的小仙女,扑过来抱着她腿,“爹爹忙好了?吃点心。”

   璎珞提着食盒,在后跟了来。

   梁心铭牵起朝云,笑问:“什么点心?”

   朝云道:“绿豆糕。”

   梁心铭故意道:“爹都闻见香了。”

   朝云便催璎珞,“快,拿给爹爹吃。”

   璎珞忙道:“就来了。”说着先将食盒放在桌上,打开,端出新做的绿豆糕,绿莹莹的香气诱人;又端出一壶新泡的六安茶,拿了几个茶杯,先斟了一小杯。

   梁心铭便坐下,将朝云揽在怀里,父女两个一起吃。

   梁心铭喜欢江南的点心,以软、甜见长。——她喜欢吃甜食!这新上市的绿豆做出的糕点清香,口感很好。嗯,抱着软软的女儿吃软软的点心,心情也超级好!

   ********

   王亨都给馨儿送东西了,你们不给作者送月票安慰咩?嫉妒梁心铭!